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
主页 > 教育 >

教育

dell500_回去改变农村大学生智力服务乡村振兴

dell500_回去改变农村大学生智力服务乡村振兴

原标题:回去改变农村 大学生智力服务乡村振兴

  身边的科学

  回去,改变农村

  大学生智力服务乡村振兴

  许多农村孩子的梦想,是走出农村。但还有一群大学生,逆着涌向城市的人流,要回去改变农村。

  2020年7月,科技部、农业农村部、教育部、财政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、银保监会、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印发《关于加强农业科技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鼓励高校和科研院所开展乡村振兴智力服务,提出推广科技小院等创新服务模式。

  科技小院模式,是以大学生长期驻村研究为基础,零距离、零门槛、零时差和零费用服务农户及生产组织。近日,记者探访了河北邯郸和京郊两地的科技小院。

  中国人要牢牢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,年轻人能做些什么?科技小院的学生正尝试给出自己的答案,他们为鸡粪、洋葱、胡萝卜、玉米等挥洒青春、智慧、汗水和眼泪。

  直面鸡粪的“绝望”与“希望”

  第一站是白寨科技小院,位于河北邯郸曲周县白寨镇高庄村。

  一出邯郸车站,中国农业大学研究生朱高玄向我走过来,戴顶草帽,皮肤黝黑,手里拎着一个化肥厂的红布袋子,鞋上蒙了一层土。他将在白寨科技小院驻扎两年,研究和推广堆肥技术,每天围着鸡粪转。

  科技小院是一个农家院,院墙一面粉刷着农大校训“解民生之多艰,育天下之英才”,一面贴着种养一体化技术示范的科普展板。院里有两棵大梧桐树,中间绑着一个秋千。绕过梧桐,朱高玄推开院墙上的一扇红漆小门,兴奋地介绍:“这是我们实验室。”

  小门后面是另一个农家院,院子一角拴着狗,一见生人便跳着狂吠。朱高玄熟练地抄起一根木棍,吓道:“别叫!”然后指着狗窝左边的一垛秸秆说:“那是我们做堆肥实验用的,旁边这两间屋子可以做实验。”

  如果能在实验室做实验,绝对是幸运的,然而有些实验必须在鸡粪堆肥现场做。朱高玄匀给我一顶草帽,送上口罩,神秘地说:“带你去看看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  在直面“打击”之前,同学们分享了自己面对鸡粪的心路历程。

  马明芳、田芳芳、黄晓芙、张笑颖4个女生2019年入驻白寨科技小院,开始研究种养一体化模式,2020年以来,朱高玄、赵志扬、邢政3个师弟又加入进来。他们的导师、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侯勇说,课题组正在想办法让种植和养殖“循环”起来,比如种植的玉米、大豆可以制作鸡饲料,鸡粪通过处理变成有机肥,再还田滋养玉米、大豆。这样不但能解决畜禽废弃物带来的污染,还能减少化肥的使用,因此,种养一体化被视作实现农业绿色发展的重要途径。

  而粪污资源化利用,是种养一体化需要解决的头号问题。

  “恶心!非常恶心!恶心至极!”马明芳找到几张在堆肥厂做集中堆肥实验的照片。照片里,她蹲在一垄垄鸡粪肥料面前,盯着检测设备,测量自己的堆肥方案是否达到预期。

  检测设备长长的软管插进每一垄粪肥里, 检测过程中,不乏有蛆顺着管子爬到设备上,马明芳要用手清除这些蠕动的小动物。做一次实验前后要忙活6个小时,整个实验过程50天,“有时候感觉自己舌头上都是鸡粪味儿”。

  “有一天,我坐在小院里,想到一会儿又要去堆肥厂,眼泪就默默流下来了。特别绝望。”马明芳说。

  “绝望”的感觉,这里的同学都体会过。

  “你知道一收纳箱粪三四百斤重吗?”朱高玄说,部分养殖户属于散户,可能不适用于马明芳研究的集中堆肥方法,所以他正在进行原位堆肥实验,也就是在养殖场里直接处理粪污。他首先要做的,是将大量鸡粪,从养殖场的化粪池里,转移到几米以外的堆肥点。

  “就几米远,我们俩大小伙子,看着一箱粪,就是移不过去。推也不动,拉也不动,搬也不动,真是绝望。”朱高玄和赵志扬说:“后来我们装成小袋,一袋一袋运过去,运了两个多小时。”

  但不知怎的,回头再谈这些绝望的瞬间,他们脸上竟然浮现出几分自豪的神情。马明芳甚至幽默地抱怨,嫌阴雨影响她开展下一轮实验。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张宏彦常年驻扎在曲周县实验站,组织管理科技小院,他说:“小院走出去的学生,没什么事情能压垮他。”

  汽车穿过一片绿油油的玉米地,来到朱高玄做堆肥实验的养殖场。养殖场的主人,田志刚和他的妻子李秀芳在鸡粪晾晒场原址和我聊起来。

dell500_回去改变农村大学生智力服务乡村振兴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voi.com/jiaoyu/4571.html

读者评论

东方财富-财富塔欢迎读者发表评论,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。
用户名
密码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