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
主页 > 观点 >

观点

拍卖会流程_中青报:“老祖宗”的话怎么听

拍卖会流程_中青报:“老祖宗”的话怎么听

在赖声川2019年的话剧《幺幺洞捌》中,倪妮饰演的当代女作家舒彤住进上海的一间老宅,谁料却时空穿越到了抗日战争时期,并参与了地下党代号“幺幺洞捌”的任务。舒彤平素慨叹当代男女的庸庸碌碌,这次穿越正好让她相会了地下党员、雕塑家白石。白石的心中至美是阿富汗的巴米扬大佛,然而来自未来的舒彤让他知晓了噩耗:巴米扬大佛将在几十年后被炸毁。一番跌宕起伏,穿越后的舒彤终于实现了与英雄并肩作战的梦想,而剧末画外音响起:虽有两尊立佛被毁,但巴米扬还有一尊卧佛埋于地下,幸免于难……

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确实谈及巴米扬的第三尊佛像,“有佛入涅槃卧像,长千余尺”,而近年的巴米扬考古发掘也曾发现一尊卧佛。但这其一,属于佛院建筑的一部分,与山崖上的立佛性质不同;其二,残存不到两米,由此推断其完整状态也仅长十六米,不但与玄奘所言的两百米左右差距悬殊,而且不及原先两尊立佛高度的一半。

赖声川是好佛之人,我曾在讲座上听他讲及在尼泊尔闭关的经历:没有手机的打扰,内心得到澄澈,美中不足“不过是回到文明世界,邮箱里无数未读讯息而已”。于是我也便理解了为什么他会借角色之口,表达对巴米扬大佛所代表的时代精神的追慕了。

只是我有些惊诧:“历史退化论”又来了?

最近,因为电视剧《清平乐》的播出,“宋式美学”再次走红。其实,在儒学复兴的宋朝,有一条“复古”的主线逐渐抬头,至北宋晚期的宋徽宗,收集、仿制青铜礼器成为一时风潮。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“政和鼎”,就是一件仿商代晚期青铜器的宋代礼器。其上的铭文告诉我们,它是宋徽宗专门制作、赠予大奸臣童贯的,“以祀其先,子孙其永保之”。也就是说,在宋朝人心中,以青铜为礼器的夏商周是“黄金时代”,应效仿之,毕竟孔子就心心念念那段中华文明的肇始期,“郁郁乎文哉,吾从周”。

觉得中国历史是“退化”的,或至多只能“复古”,这种观点在近代以后被许多中国学者攻讦:如果趋势是“越来越糟”,那我们日复一日还发奋图强个啥?所以,无论当时的人们如何争论中国的未来会通向哪里,但要向历史“开倒车”,大部分人是不答应的。

不过问题来了,历史的见证——文化遗产还实打实地继续存在着,难不成都要打倒?所以要转身向前,古为今用,“对中国的文化遗产,应当充分地利用,批判地利用”,这是毛泽东1960年就讲了的。

遥想十年前我刚踏入考古专业的大门时,它在北大录取分数线几近垫底,我的中学同学不明说,但多少都觉得考古学是“老古董”的代名词,难以与现实挂钩,自带一层蒙尘。而如今在赖声川笔下,考古学家成了召回神迹的“救世主”,揭开土层犹如为当代人残忍而愚昧的毁佛赎罪。

然而,考古学岂是真有倒流时光的本事?扔掉了手机、住进了深山,并不会重逢先贤,结果只是让邮箱那头的那些当代人苦等回复不得,顺便品出对方是在谆谆暗示“终归要听老祖宗的”。

是对未来的绝望,还是对青年的不屑,甚至是在内里对“父辈权力”的迷恋,让人在如今这个“后浪”的时代,倾心“历史退化论”?正如那则视频一开场便说,“那些口口声声‘一代不如一代’的人,应该看着你们”;而我想,如今,不仅应该看着“后浪”朵朵,也应该看着那些口口声声“一代不如一代的人”,亦纷纷。

(责编:朱一梵、王倩)

拍卖会流程_中青报:“老祖宗”的话怎么听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voi.com/guandian/3835.html

读者评论

东方财富-财富塔欢迎读者发表评论,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。
用户名
密码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